您现在的位置是:丽姿网 > 美文故事 > 美文故事

头条有什么好看的故事嘛

萱小蕾2022-11-12美食美味人已围观

故事:男人出差,半夜回家给妻子惊喜,结果引发一场悲剧,下面一起来看看本站小编萱小蕾给大家精心整理的答案,希望对您有帮助

头条有什么好看的故事嘛1

#头条创作挑战赛#

故事:男人半夜回家,推开卧室门,一场悲剧便拉开了序幕

作者:萱小蕾

图:网络、侵权请联系删除

1.

凌晨三点,霍家别墅里一片寂静。

风尘仆仆的霍潜风怀里,小心抱着一捧盛放的玫瑰,眼底带着极易察觉的温柔推开了卧室门。

本想给新婚妻子一个惊喜,下一刻,玫瑰却摔落在地。

他和妻子的床上、衣不蔽体地躺着一对男女!

“砰!”一声巨响,霍潜风紧握的拳头砸在了门上,顿时渗出了血丝。

这声响也惊醒了床上的两个人。

易怜霜睁开迷茫的双眼,看到门口的霍潜风时,惊喜地唤了一声“潜风”,随即才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和不知名的男人躺在一起,于是本能地尖叫起来……

霍潜风向床边扑过去,一边骂着“找死”,一边将床上的男人拽下来,骑在身上一拳一拳过去。

看他脸上那些可怕的青筋,分明是想要这个人的命!

易怜霜连忙穿上衣服扑过去抓住霍潜风,不停地说:“潜风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,你这样会打死他的。”

她只是不想霍潜风杀人,可是霍潜风却误以为她护着那个野男人,心中的痛苦和怒火更甚。

本想扬起手给这个女人一巴掌,可是又无力地垂了下去。

但易怜霜的脸上还是挨了一巴掌,打她的是霍潜风的妹妹霍潜影。

回头一看,房间里涌进了更多的人,有些不认识,有些是别墅里的工人,有些窃窃私语,有些捂嘴轻笑,有些在拍照,显然都是霍潜影带来的。

她打完骂道:“你这个下贱女人,真是丢尽了我们霍家的脸……”

说完转头扑向霍潜风,抓起他的手紧张地说:“哥哥,你的手受伤了,快来人……”

霍潜风起身扶了扶领带,没有再看易怜霜一眼。

只是冷漠地开口道:“把这个男人带去地下室,查清楚他的来历。”

易怜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昨晚睡觉前、她不过是喝了一杯霍潜影给她的牛奶。

醒来居然会和一个陌生男人躺在一起。

看到床下那一双双眼睛或鄙夷或好奇地盯着自己,她感觉自己像被剥光了衣服放在动物园里的猴子。

管家迅速让人抬走了已被打昏的男人,霍潜影还想说什么,被霍潜风用眼神制止,随即不情不愿地一跺脚,走出了房门。

房内又陷入了安静。

霍潜风往前走了两步蹲下来,抬手轻轻挑开了易怜霜的肩带。

脖子上星星点点的吻痕,刺痛了他的双眼。

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?我们结婚才两个月……”

易怜霜不断地摇着头试图解释:“潜风,不是这样的,你听我说……我不认识那个男人……”

霍潜风猛地捏住她的双颊,充满恨意地看着她说:“不要再找借口了,我只相信我看见的!易怜霜你真让我恶心!”

霍潜风起身,丢下一句话说:“滚吧!我不想再看见你。”

易怜霜了解霍潜风,她知道他说出的话就不会再改变,倘若今天自己离开霍家,那她和霍潜风之间便再无可能,而且将永远背负出轨的骂名。

易怜霜深吸一口气说:“我不会离开的,霍家和易家联姻,关系到两家家族公司的市场和利益,我……”

话未说完,霍潜风猛地掐住她的脖子,将她推在楼梯扶杆上,几乎半个身子都掉了出去。

霍潜风满脸危险地靠近她,“好一个“联姻”,你真是好演员,骗得我团团转!既然你不想离开霍家,但我霍家是绝对不要偷人的下贱女人,那你就找管家要个活干吧!我警告你,不要出现在我眼前!”霍潜风丢下她转身离开。

“咳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易怜霜满脸通红,不断地喘着气。

2.

那天过后的一个月,易怜霜再没有见过霍潜风,管家安排她在后院杂物室住下,不用做什么,却时常被霍潜影刁难。

这些她都能忍受,她只盼着霍潜风回来、自己祈求他好好查清楚那件事情。

她已经不能再等了。

这个月没有来例假,她一向准确,她猜测自己怀孕了,想方设方托了府上一个工人帮她买验孕纸。

看到答案后,她多想马上告诉霍潜风他要当爸爸了,可是她联系不上她,霍潜影把她盯得紧紧地。

下午茶时,霍潜影坐在花园里,端着白瓷茶碗,满脸嘲弄地看着自己的两条大金毛不断往易怜霜身上扑,弄得她头发散落,狼狈不堪。

她品了一口茶后,慢慢开口说:“易怜霜,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真是可怜至极。”

易怜霜是过来问霍潜风消息的,所以做好了被羞辱的准备,并不接话,只是定定地看着她。

“行吧,我就告诉你,今天晚上我哥哥会回来住,你可得把握好机会啊,哈哈……看看我哥哥看见你这我见犹怜的模样,会不会原谅你。”

是夜,别墅大门口的灯依次亮起,易怜霜连忙穿好衣物,从花园边的小路上迎过去,却看见车内走下来一个妖艳美丽的女人。

接着她亲眼看着霍潜风搂着那个身材妖娆的柔媚女人,一步一步走向了他们的婚房。

她追过去拦在他们前面,眼里写满了痛楚,嘴里虚弱地说:“潜风,求求你,不要这样。”

霍潜风看到是她,眼神冷淡下来,猛地推开她,又对身后的人说:“安排她今夜住我们隔壁,让她好好听上一夜。”

那女人攀上他的肩,在霍潜风的耳边轻轻说:“霍少,时间不早了,咱们不要浪费时间在这个女人身上。”

霍潜风听完笑了一下,转身抱起那女人,踢开房门走了进去。

仅一墙之隔,屋子里不断传出两人暧昧的声音。

易怜霜痛不欲生地倒在墙边,慢慢滑了下去。

她一夜没睡,那欢愉的声音也几乎响了一夜。

易怜霜脸上挂着两行泪痕,可心就像是死了一样,眼神空洞地望向房门。

接下来,霍潜风一连几天都回家来住,每次都带着不同的女人。

别墅里的下人们越发不顾及易怜霜的面子,几乎当着她的面聊先生昨晚上带回来的是哪个当红女明星,听说演过好几部电影,红得不得了。

易怜霜只当做没听到,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霍潜风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事情。

她的身体好像竖起一面防御墙一样,只有屏蔽那些事情,心脏才能不那么疼痛。

3

这天夜里,睡梦中的易怜霜被一盆凉水泼醒,然后就霍潜影指挥几个女仆抓住她拖到了庭院里。

霍潜影手里拿着一只白色验孕棒,似笑非笑地质问:“这是今天小红打扫卫生在你房里找到的,怎么我哥哥一回来你就给他这么大一个惊喜。”

别墅庭院里周围人窃窃私语的声音传入易怜霜耳中,她想开口解释却不知如何说起。

刺骨的冷风不断地刮在易怜霜脸上,她站在庭院里,穿着单薄的绸缎睡衣,脚掌被青石砖瓦硌得生疼,园中立着许多人,包括她的丈夫霍潜风。

易怜霜发着抖努力看向霍潜风,解释道:“潜风,你信我,我腹中的孩子是你的……”

霍潜风面若寒霜,一步一步向她走来,冰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:“我亲眼看见你们两人滚在一起还能有假?易怜霜你当真不知羞耻!”

霍潜影马上开口讥讽道:“嫂子,我哥哥的脸面被你丢了个干净,你居然还想生下别人的野种!”

霍潜风转过身去不再看她,抬手一挥:“送太太到医院做手术。”

易怜霜猛然抬头看他,一脸的难以置信:“潜风,这可是我们的孩子……”

霍潜风贴近她说:“易怜霜,不要再让我听到这样的话,会让我看扁你。”

他想起那天赶在和易怜霜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回来、连坐12个小时飞机,风尘仆仆满心期待,却看到深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躺在床上的场景,这简直令他痛不欲生,恨不得就此结束了那个男人的生命。

此事过去一个多月,她才说自己怀孕了,谁知道孩子是谁的。

他转身走掉,示意霍潜影去处理这事。

霍潜影赶紧指挥人将易怜霜的两个胳膊架了起来,不顾她的挣扎,拖着往车里塞。

易怜霜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不顾胳膊被折断的疼痛,挣开了几人,扑向霍潜风,嘶声叫着霍潜风的名字,苦苦哀求:“求求你,留下他,我什么都可以答应……霍潜风,你留下他……我求求你,看在我们曾经的情分上……”

男人眼里写满了冷意说:“易怜霜,你敢和我说‘情分’?背叛我时怎么没想到情分?现在晚了,我们之间没有情分了。”

不等易怜霜再说什么,管家手起针落,将一管药剂扎入了她的脖颈,随即易怜霜就软软地倒下,失去知觉。

等她易怜霜醒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,充满消毒水的房间内,周遭都是白色,手背插着针管。

她猛地从床上坐起,双手捂在自己肚子上,心头不断涌上绝望。

我的孩子!

霍潜风你就这么狠心吗?这可是我们的孩子……

易怜霜满脸的眼泪,拔掉输液针,忍着疼痛从病床上翻身下来,却不想打翻了床头柜的水杯,随即病房门就被推开,一群人鱼贯而入,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霍潜风。

易怜霜踉踉跄跄扑过去,抓着霍潜风的西装袖口,满脸的眼泪一双漂亮的杏眼中含满了彻骨的恨意,“霍潜风,我从来没有背叛你,可你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,我恨你!”力气大到镶着碎钻的袖口也被扯了下来,散落一地。

“孩子还在。”霍潜风冷冷开口。

管家在一旁忍不住开口道:“易小姐,医生说你受孕不易,倘若流产以后很难有自己的孩子,少爷不忍心见你如此,刚刚输的液只是普通的葡萄糖。”

霍潜风英俊的眉峰微皱,看着易怜霜呆滞的模样,几天不见她已经消瘦的成了这样,可被背叛的伤口还未结痂。

他爱她,却实在很难原谅她。

霍潜风深深地看了易怜霜一眼,开口道:“易怜霜,我们不要再互相折磨了,离婚吧,协议书管家一会拿给你。”

易怜霜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她后退着不断摇头。

“孩子真的是你的,潜风……我可以证明的。”她哽咽着喊。

做完羊水穿刺,易怜霜脸色苍白地从手术室出来,医生提取了霍潜风的血液立刻进行了DNA比对。

在等待结果的两个小时里,两个人在病房里难得安静地相处。

易怜霜看着站在窗边的霍潜风,开口说明自己由来许久的想法,“潜风,那个男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……那天晚上,我喝了一杯潜影给我的牛奶,然后就睡过去了,接着发生了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,但我发誓我没有被……被玷污……”

霍潜风站在窗前,闻声身影一僵。

他何尝没有怀疑过,可是一想到那个场景,刻骨的疼痛就下意识地拒绝自己细想。

医生推开门进来,将两份报告递给霍潜风,适时解释道:“霍少,孩子的DNA和您的完全一致。”

霍潜风猛地攥紧报告,抬眼看向床上的易怜霜,眼里复杂难辨。

他终于动身,向床边走了两步,猛地一把抱住了含着眼泪的易怜霜,将怀里的瘦弱人儿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
深邃的眼里涌动着可怕的风云,到底是谁策划的这一切,他都要他付出代价。

他先是跟易怜霜道歉,接着叮嘱她不要泄露孩子还在的事实,然后带她回家。

回到别墅时,易怜霜被霍潜风抱着下车,肩上裹着霍潜风的西装外套。

霍潜影迎上来,脸上挂着很刻意的笑,“哥哥,今天又带回来的那家姑娘呀,你最近每天都陪别的女人,都好久没有陪轻轻玩了。”

霍潜风没有理她,庭院里风大,他担心易怜霜被风吹到,只是抬腿向楼上走去。

随后又丢下一句话:“你快开学了,赶紧走吧,你嫂子做了手术,最近需要静养,没事就别过来了。”

霍潜影神色极不自然,扯动嘴角说“哈哈,那太好了,嫂嫂和哥哥终于和好了,我太高兴了……”

话音落时,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和疯狂悉数可见。

她是霍家的养女,明明应该低调一点,可惜她贪念太多,不光享了这个家里的荣华,还想要分得更多家产,更想要得到霍潜风。

得到了这个男人,其他的也都是自己的了。可惜的是,她处心积虑许多年,这个男人对她也没有任何超越兄妹的感情。

他动不动就说:“你是我妹妹……”她觉得这个借口很好笑,自己跟她完全没有血缘关系,他又不是不知道。

她的执着几近疯狂,即使他结婚了,依旧不肯罢休,她觉得,要破坏一个人的夫妻关系太简单了。

果然,他上当了,可她没想通,那个女人又用什么手段让哥哥原谅了她。

在医院时,明明她想亲自处理这事,可是被哥哥强行赶走了。

此时,他又迫不及待赶她出国,她不想就这样走,她只能不顾一切走下一步……

4

易怜霜完全清醒的时候,几乎立刻就感受到了密密麻麻的疼痛。

她被困在一个破旧的钢铁厂房里,挣扎不了,手脚被紧紧地捆绑着。

昨天晚上,霍潜风回来的晚些,被霍潜影哭着请求送她上飞机,霍潜风心一软,就丢下她去了。

没想到九点的时候她接到了霍潜影的电话,电话中她哭得很厉害,说哥哥出了很严重的车祸。

易怜霜几乎大脑空白,急急忙忙开车冲了出去,来到事故地点、刚一下车就被霍潜影派来的人一棍子敲晕绑走。

霍潜影看到她醒来,眼里有着疯狂的兴奋,她手里拿着一把闪亮的匕首,用刀尖轻轻地划在易怜霜白皙的脸上。

“你就是靠这张清汤寡水的脸勾引我哥的吧、因为你,他都不肯再看我一眼,明明我才是从小和他长大的人,我们感情更深才对,我爱他,我不允许他娶别人!”

易怜霜有被霍潜影的话惊吓到。

原来之前给自己下安眠药的真是这个小姑子,她一直是一付乖巧安静的模样,易怜霜根本想像不到这个女孩的恶毒,也不明白她陷害自己的理由。没想到她居然一直爱着霍潜风,易怜霜可不知道她只是霍家的养女。

正疑惑呢,脸上一阵刺痛。

“啊!”易怜霜忍不住叫了出来,霍潜影已经忍不住在她脸上划了一道,她感受到液体在脸上滑动,忍住疼痛试图安抚霍潜影:“潜影,你哥哥他很爱你,他一直说你是他的好妹妹。现在他找不到你肯定很着急,你给他打个电话报个平安。”

“哈哈哈哈,易怜霜,你当我是傻瓜吗?还是你觉得到这步田地了你还能回去?哈哈哈哈不要再痴心妄想了,看我划烂你这张漂亮的脸蛋,你还怎么回去!”

说罢,她又举刀在易怜霜脸上左右各划了一道,易怜霜疼到发抖,脸上已是血迹斑斑。

看见这些血迹,霍潜影笑得更加狂,接着又觉得不过瘾,找来一根棍子狠狠抡到他背上。

易怜霜想要弯腰护肚子,整个人连带着椅子翻了下去,跪在地上忍着疼痛不断地喘气。

霍潜影用脚抬起她的下巴,笑得危险又得意,“我现在气还没出完,你猜我会不会杀了你?”

易怜霜心里一惊,难道她今天难逃一死。不,不能,她还要保护好自己的肚子里的孩子,她还要和霍潜风好好过完这一生。

她想稳住霍潜影,于是对她说:“你哥并没有完全原谅我,我会跟他离婚,我会离开这里,你放了我,我现在毁容了,也没脸去见你哥了,你相信我!”

霍潜影像是被说动了,顿了一顿……

5

再说霍潜风,送了霍潜影到机场,马上就调头回家,只是在路上接了个公司的电话,处理了一点并不复杂的事情。

接着又接到管家打来的电话,说太太一言不发开车出门了,很急的样子,喊也没喊住。

霍潜风暗叫一声“不好”,急忙给霍潜影打电话,但是无人接听。

他报了警,举报了霍潜影。

然后又开车去了几个霍潜影常去的地方,全都扑空。

最后想到了公司的那个废弃厂房,打开大门,屋内空无一人,一把一椅子倒在地上,一些血迹四处散落。

他找遍周围几百米,也没任何收获。

很快,他接到了警局来的电话,根据霍潜影的手机号码,他们在海边找到了她。

只是当时的她独自一人,并无异常。

到了警局,她说自己的确见了易怜霜,但那是因为她需要自己的帮助。

她幽幽地说:“易怜霜并没有真心悔过,她怕我哥报复,所以假装和好,其实她还想去救她的情人,然后跟他私奔。我觉得她真心配不上我哥,才答应帮了她,并把她送到了车站。”

说完这个,她提供了在车站放走易怜霜的录相证据。

可是霍潜风派人查了当晚所有的车票,都没有易怜霜的乘坐记录。他根本不再相信霍潜影说的话,他知道易怜霜还在这个城市。

回家后的霍潜风,反反复复观看车站的录像带,画面里,易怜霜走路不稳,好像受了很重的伤,纯白色裙子上有零星血迹,头戴帽子,帽檐压得很低。当他放大镜头,隐约看到她的脸上用纱布包裹着……

他又一次去探视霍潜影,求她说出易怜霜的下落。

霍潜影什么也不说,只是带着狰狞地笑说:“哥,你等我,你是我的,这里大不了关我个一年半载,我出来了,依旧会努力要跟你在一起,无论你跟谁在一起,我都会想办法赶走她……”

霍潜风觉得这个妹妹着实没救了,只好冷冷地说:“过了今天,我不会再来了,而你,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。你就在监狱里好好反省一生吧。我知道怜霜为什么离开了,从今天起哪怕海角天涯我也会找到她。她怀着我们的孩子,她根本就不会离开我,你安排给她的情人,我也已经重新抓回来了,他已经招了……”

霍潜影听了一惊,仰头笑了一阵说:“好吧,怪我自己手段太低级,我只是太慌乱了,我不甘心失去你,你知道我们不是亲兄妹,你为什么要装成一副亲哥哥的模样,我哪里比不上易怜霜?你还要找她吗?好啊,你找吧,找到她也是个丑八怪了,你还会要她吗?哈哈哈……”

霍潜风冷漠地看着她,说给她听也说给自己听:“无论易怜霜变成什么模样,我都不会放弃她,我爱她,因为她清澈善良。但是你的爱不是爱,是你自己的贪念罢了,等你哪天清醒了,懂得真心忏悔了,我们再讨论你的去留吧。”

说完他起身离开,听着霍潜风在身后又哭又笑,心里五味杂陈,又无可奈何。如同自己犯了个错,害了两个女人,却不知如何弥补。

不过当务之急,还是要找到怜霜,失去了一个妹妹,不能再失去她和孩子……

尾声:

三个月后,霍潜风在易怜霜的老家找到了她,她辗转多地治疗自己脸上的伤,如今也算是好得差不多了,只是还有一些隐隐的疤痕。

她也知道霍潜影已经被抓了,知道霍潜风在找她,只是她不想他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。

知道霍潜风去过她的老家,扑了空,便认为他不会再去第二次,所以选择回那里去静养一阵子。

没料到霍潜风又第二次找了过来,看到易怜霜腹部微微隆起,小心走在院子里的石板上,小心给一些花盆浇水。

霍潜风靠在门框上湿了眼睛,感谢一切,她们还在……

他轻轻叫了一声“怜霜”,那人抬头,四目相对,女人眼里尽是诧异和慌乱,急忙要往屋里跑。

霍潜风赶紧上前拉住了她,从背后抱住了她。

女人说:“我现在的样子很难看,你还是走吧,我配不上你了。”

霍潜风说:“傻瓜,我是那么浅薄的人吗?我爱的是你整个人,你若介意,我会想办法为你治好这些伤,这都是我的错,你一定要原谅我……”

女人忍不住抽泣起来,霍潜风紧紧抱着怀里这个又瘦了一圈的人,想起自己曾经对她的怀疑,心里的酸楚和悔恨铺天盖地。

他想:与相爱的人在一起,哪怕是错信了,哪怕是万劫不复,也应该选择无条件信任对方,要不然这爱大概也算不上真的爱吧……

头条有什么好看的故事嘛2

视频加载中...

前不久,在共青团中央宣传部主办的第六届网络青晚上,90后台湾女孩“肆零”分享了五年前来大陆寻亲的经历,感动了众多网友。很多人以为“肆零”的故事在寻亲完成后就结束了,但其实她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大陆发展,并且用拍摄Vlog的方式记录下祖国大陆日新月异的发展。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,“肆零”说,她已经拍摄了300多条Vlog,全网圈粉上百万,“我不喜欢别人说我是网红,我只是想利用这些流量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为完成父亲的愿望来大陆寻亲

有了很多亲戚,还成了姑姑

“肆零”称,在她读本科时,父亲曾生过一场大病,“爸爸在生命垂危时感到后悔遗憾,没能够替爷爷回过一次四川老家。”看着病床上的父亲,“肆零”暗下决心,一定要替父亲找到“家”。

2014年,“肆零”在清华大学做交换生,她利用假期开始了第一次寻亲之旅。她想偷偷给爸爸准备一份生日礼物,帮爸爸找到在四川的老家。她在地图上查找爷爷当年留下的家庭住址,并询问四川的同学。但城市发展很快,“肆零”知道的信息又很少,当时没能找到。不过她把九寨沟的美景用照片和文字记录了下来,将这次寻亲经历写成旅行日记送给了爸爸。

2016年,“肆零”来到清华大学读研。这一次,她坚定了寻根的信念。2017年,“肆零”爸爸写了一封信让女儿寄给有关部门。一段时间后,“肆零”收到了一条短信,短信中写道:“您好!你是XXX吗?我是XXX,请问一下你爷爷的名字是不是XXX?”对方还给“肆零”发送了家谱照片。

原来是“肆零”四川老家的亲人发现了她寻根的事情,然后翻了族谱对上了“肆零”爷爷的姓名,因此联系到了“肆零”。“肆零”才知道,老家人也一直在找他们,并且找了很多年,“在爸爸和对方视频通话时,发现他们和爷爷长得很像。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的血脉从来没有断过,这真的很神奇,这是没有办法骗人的,我和爸爸立马买了机票飞往四川。”

“肆零”和爸爸一起去四川

“肆零”和爸爸在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的一家酒店里见到了很多亲戚,一见面,血脉的强大力量就展示出来了,尽管从来没有见过,但大家都知道彼此是血脉相连的亲人,一点也不生疏,爸爸和他们分享这些年来的经历。这次见面后,“肆零”发现老家的哥哥姐姐都比她大二三十岁,她意外成为很多人的姑姑,一时间适应不过来。“肆零”说:“我爷爷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现在很多年龄大的人都要喊我姑姑。”

记录寻亲经历火爆网络

找到亲人后激动地哭了

“肆零”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当时妈妈和姐姐因为工作原因没有办法跟着到达寻亲现场,她就通过Vlog把寻亲经历记录下来,让妈妈和姐姐观看。在爷爷的老家,“肆零”父亲和亲戚回忆着以前的事情,认真翻阅家谱。

“肆零”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很奇妙,她第一次来农村,院子里啄食的大公鸡、鸣叫的大鹅、乱跑的小黑猫都让她好奇,她还拉着邻居家的小黄狗不停地拍照。去大伯家吃饭路上,“肆零”开心极了。她坐在哥哥的摩托车后面,感受着家乡的一切。

生活中的“肆零”

离家的前一晚,“肆零”爸爸和哥哥们厘清了这几代人的关系,并续好近几代的族谱。“肆零”看到爸爸抱着亲戚痛哭的时候,她也哭了。虽然“肆零”听爸爸讲过很多次爷爷和奶奶的故事,但她从来没有这么深的体会。回到成都的酒店里,“肆零”想到了课本上学过的余光中的《乡愁》。她边哭边读起来:“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,我在这头,大陆在那头。”

“妈妈看了我拍的视频后,感觉和我一起参与了这趟寻亲之旅。我在视频中笑的时候,她也跟着笑了。”“肆零”拍摄的寻亲Vlog感动了很多网友,她逐渐意识到Vlog的强大力量,开始拍摄大学校园生活Vlog。

读研期间,“肆零”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,很多网友把她的短视频账号当成“许愿池”。高考前,有同学说:“肆零,我明天要高考!但最近的学习状况不太好,你能不能给我一些鼓励。”还有网友说:“我最近生活中遇到了一些困难,你能不能帮我走出来。”“肆零”逐渐在思考,如何利用好这些流量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。

在参加清华运动会的“肆零”

经常挤出时间去支教

毕业后选择留在大陆发展

“肆零”喜欢当老师,很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,所以常利用假期时间从事支教工作。2018年初,她受到一位老师的邀请,到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广河县支教,陪伴当地孩子。“肆零”在短视频平台上分享了临夏之旅的感受,这座城市的市容市貌也超乎她的想象,路面干净整洁,夜景非常漂亮。她拍摄的视频还被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以“一位台湾女生在‘五线城市’的感慨”为题进行推送。

“肆零”拍摄的“一位台湾女生在‘五线城市’的感慨”Vlog

2018年春,“肆零”处在毕业实习期,她每周四都会挤出时间到北京的一所小学教学。作为一名英语老师,“肆零”非常受学生欢迎。她上课时会带学生们跳舞、做游戏、画画。如果有学生答对了问题,她还会发糖果。

“肆零”有一次让学生们画自己心中的老师,有的学生画的形象是她,还在画中写道:“姐姐,我喜欢你!感谢你陪我们度过快乐的一天。”看着孩子们的字,她很开心,“没想到我做的事情竟给孩子们留下了如此大影响。”

每天上完课,“肆零”的嗓子都会沙哑,但她感觉非常满足,认为这一天里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。尤其是每次离开的时候,小朋友都会抓着“肆零”的衣角。2019年4月25日,“肆零”在毕业旅行前,又来到这所学校,给小朋友上最后一次课。她说:“虽然不能时时刻刻陪伴在学生身边,心里却一直挂念着这些孩子。”

“肆零”和学校孩子们的合影

从清华大学毕业后,“肆零”选择留在大陆发展,在北京的一家外商公司从事咨询顾问工作。“肆零”说:“我觉得留在这里工作可以有更多机会了解这片土地。”

2020年10月,“肆零”再次回到广河县,发现这里盖了新的小学,小朋友都可以用普通话和她交流了,孩子们的奖状也越来越多。她还发现可以用直播带货的方式,帮助当地推广特色农副产品。12月28日,“肆零”在厦门携手五位主播,一起助力广河,让广河县的农副产品通过直播被更多网友看到。

“肆零”在给孩子们上课

如今,“肆零”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到贵州支教,给孩子们讲故事、分享传统文化。今年六一儿童节,她还穿着宋朝服饰分享宋韵文化,让孩子们了解宋代的社会风俗、文化经典等。

“肆零”在给孩子整理头发

拍摄300余条视频圈粉百万

想做更多有意义的事

“肆零”不仅会当支教老师,还会努力记录一个地方的发展变化;此外,她在工作之余,回到四川老家走访调研。她以学姐的身份与清华大学的学弟学妹们一起走访当地村民、调研当地产业。

今年5月,“肆零”还到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禾丰镇,用Vlog记录“兰花小镇”的美景。在禾丰镇,不仅有红色历史文化,还有各种现代化的农业。幽兰香风远,蕙草流芳根。在“肆零”的视频中,芳香扑鼻的“兰花小镇”圈粉众多网友。

紫牛新闻记者看到,“肆零”至今发布了300余条短视频,在短视频平台上圈粉100余万。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受到那么多网友关注,有时候也会觉得压力很大,“我不喜欢别人说我是网红,我觉得自己是在记录正能量!美好的事物就应该让更多的网友去看到。”“肆零”表示,她接下来还会继续拍摄视频记录,“我想让更多台湾青年感受到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。”

紫牛新闻见习记者|闫春旭

编辑|张冰晶

剪辑|万惠娟

主编|陈迪晨

视频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

扬子晚报·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

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

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:

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

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点击爆料

头条有什么好看的故事嘛3

8月29日,今日头条发布首份《纪录片消费报告》(下称《报告》)。《报告》显示,2022年上半年,有5437万用户在平台内观看各类纪录片,总观看时长14.68亿分钟。其中,历史人文、自然动物和社会观察类纪录片最受欢迎,观看人数分别达到1000万、880万和490万。

《报告》显示,不同年龄段用户的观看偏好不同。比如18岁-30岁的青年群体偏爱自然、美食、旅行主题的纪录片,如《蓝色星球:海洋自然史》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等。31岁-50岁的中青年群体更喜欢社会观察、科学科技类纪录片,如《医院里的故事》《哈勃三十年:揭示宇宙奇观》等,能够从中品味人生百态。而51岁以上的中老年群体更热衷历史、人物纪实类影片,如记录全球31个国家艺术珍品的纪录片《文明》、中国首部“慰安妇”主题纪录片《二十二》等。

今日头条相关负责人表示,为满足用户的多元化需求,今年7月,今日头条上线了“眼界”频道,持续为用户提供电子书、纪录片、博物馆小程序等多种形式的优质内容。目前,平台内共有各类型纪录片超1600部,覆盖人文历史、自然动物、科学科技、社会观察、人物纪实、美食旅行等题材,未来还将引入更多优质纪录片资源,带领用户扩宽认知,打开眼界。

本文源自中国经济网

很赞哦! 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