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丽姿网 > 美文故事 > 美文故事

有老师和数学班的故事吗

光明网2022-11-28美食美味人已围观

当中考生和数学老师住进同一所方舱,“一对一”的教学和心理辅导,都有,下面一起来看看本站小编光明网给大家精心整理的答案,希望对您有帮助

有老师和数学班的故事吗1

中考班的数学老师进了方舱

俞海峰是上海市第四中学的一名数学老师,目前带初三班级。初三的第二学期是备战中考的关键期,也是最忙碌的,疫情以来,俞老师一直在上网课。前不久,俞老师接到疾控部门的电话,告知他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。

接到疾控部门来电后,俞老师开始整理行李箱,除了生活必需品,初三教学的相关资料、笔记本电脑都被一起收拾进了行李。当晚,他就被转运至徐汇区西岸B馆方舱医院。

入住方舱后,俞老师想到自己班级的孩子们都是即将参加中考的初三学生,打算继续给同学们上网课。但是由于刚住院,网络还不是很稳定,环境比较嘈杂,为了确保网课教学质量,学校第一时间安排了代课老师。俞老师也没有退出教学,他想尽可能地全程陪伴学生们复习备考,于是他继续坚持线上批改作业。

方舱医院过道的一角成了俞老师的“临时办公点”,每天他都会在小凳子上为毕业班的学生们批改作业、在线答疑,常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。

“我的中考班学生和我进了同一家方舱”

就在俞海峰住进方舱医院的第三天,他接到同事、初三年级一位班主任的电话。原来,他班上的小雅同学也被确诊并被转运至西岸B馆方舱医院,而全家只有小雅一人确诊,她是独自进入方舱医院的。这位班主任希望同在方舱的俞老师能多关心一下孩子,减少家长的担忧。

学生和自己进了同一个方舱,俞老师第一时间和小雅取得了联系,带着中药和水果去看望她。小雅是第一次离开家长,独自到陌生的环境生活,同时作为一名初三学生,面对即将到来的中考却不能居家复习,心理压力自然不小,但有了“熟人”就好多了。

每天网课结束后,小雅都能在方舱里享受“一对一”的数学讲解和答疑。为了放松心情,顺利度过这段特殊时期,俞老师除了教学之外,每天还会关心她在方舱里的生活,抽空与她聊天。

几天后,俞海峰出院了,他继续在网上给初三的孩子们上课,而小雅也在几天之后出院回家了。

俞海峰将方舱里的“教学故事”与孩子们分享。他说,世界上充满着诸多“不确定性”,但我们要学着拥抱变化,以积极的、阳光的、“确定”的自己去应对。离中考还有2个月,希望同学们根据新的考试时间主动调节,理好情绪再出发,从制定全新的复习迎考计划开始,提高学习效率,以更好的线上模式做好复习,激发备考行动力,迎接中考。

方舱内的孩子们,从未放弃学习

方舱内怎么上网课?备战高考、中考的学生们入驻方舱后能否安心复习?不少方舱都为孩子们专门辟出了“学习室”。

国家会展中心(上海)方舱医院因其外观被称为“四叶草”方舱医院。为满足方舱医院内中小学生的学习需求,“四叶草”方舱医院腾出部分医务舱室开设了学生专用学习室,里面配备有桌椅、台灯、电源和免费WiFi等基本设施,还提供打印试卷、学习资料等服务。

吴同学前段时间入住了崇明长兴岛方舱,得知她是初三中考生后,方舱指挥部想方设法找到了桌椅,并在方舱内找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。一间单独有窗的屋子、一张桌子、一把椅子组成了“新愿自习室”,为中考在即的女孩提供了安静的复习备考环境。

在志愿者和医疗队们的齐心努力下,石龙路方舱内“建起”了方舱教室。30套桌椅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了两间教室里。这两间教室分别供低年级和高年级孩子使用,孩子们将姓名贴在桌子的右上角,拥有相对固定的座位,大白则会定时对教室进行了消毒处理。

方舱内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

都在尽力为孩子们提供学习条件

大家最期待看到的

是这段日子能给孩子们

留下一段积极的、温暖的回忆

而他们最大的愿望

是方舱教室的灯光,早日熄灭

综合自央视新闻、上观新闻

来源: 上海新闻广播

有老师和数学班的故事吗2


我入初中,正是八十年代初期,教育拨乱反

正的时代,老师们一个个热情洋溢,用十二

分热忱教书育人。

我在一所叫石沟的乡村中学念书。我们班是209 班。初三下学期,开学不久,数学课上,我们年轻的数学老师刚讲完课,布置了作业,在教室走廊上游走,看学生做题。他停在一个男生旁边,弯腰看了看,又直起身子走,走了两步,又停在一个女生旁边看做题,伸出指头在本子上点一点,女生咬着笔尖,红了脸。前后左右立即有不少学生转头,悄悄注视他们。

那个女生叫柳霞,爸爸是公社卫生院的院长,她长得很漂亮,皮肤白净,穿衣打扮更是不俗,与班上的其她女生相比,像鸡群里飞来一只仙鹤。班里女生穿的都是布衣服,胳膊肘处、裤子的屁股上都打的补丁,柳霞穿的浅花格子的确凉衬衣,灰色料子裤子,中缝线笔直,女老师也没有她穿得好,那简直是校园的一道靓丽风景线。学生都羡慕她,我觉得她与我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。老师们都喜欢她,数学老师尤其喜欢停留在她旁边,看她做题,给她指导。

数学老师也感觉到大家异样的目光,立即走开了,停在温宝中旁边,从他桌子上拿起一本书,细细翻看,直到下课铃响了,他对宝中说:“我借你这本书看看。”

温宝中羞涩地看着老师点点头。老师拿着书走了。我们围住他,问:“老师借了你什么书?”

过了半个月,一天,上数学课前,我们班长说,他昨天晚上和数学老师印书去了。

班长神秘地看着我们,兴奋地说着他和数学老师印书的经历。

原来那天,数学老师拿着我们班温宝中的那本书,兴冲冲地到了办公室放在桌子上,立即去教导处拿来了蜡纸铁笔,坐下来,翻开他借来的那本书——《数理化自习丛书-数学》,一笔一划,一个字一个字的刻在带有方格的蜡纸上。上班时间赶,放学后加班。半个月时间,一本书被他刻完了。

上完最后一节课,数学老师叫了我们班长,来到办公室。办工桌上摆着一架油印机,旁边摆的一摞裁成十六开的黄色粉连纸。头上吊的个三十瓦灯泡。老师揭开油印机,把刻好的蜡纸卡在油印机的纱网下,拿起磙子,蘸上油墨,在蜡纸上一滚,一张题印好了,老师拿起一看,中间有一股黑糊糊的,边缘处字迹很淡。于是重印,再重印,废了好几张纸,终于墨色均匀,字迹清晰了。这才正式开始印,印好的纸小心翼翼地放到桌子上,等墨迹干了,班长标上页码摞起来。全班五十多人,印够人手一份,再印第二页、第三页。等印完三页书,数学老师抬起腕看看表,已经十点了,老师和学生看着彼此脸上的油墨,笑了。出来院子里,班长的爸爸在楼道上站着吸烟,他抽了一支递给数学老师,然后三人一起走出大门。门房出来打着哈欠咣当一声关了铁门。

第二天夜里,数学老师又叫他帮忙。就这样加班熬夜,那本书都印出来了,办公桌上摆满了印好的书纸,然后按照页码顺序排好。包了一张牛皮纸封皮,和住在学校院子里的校长家属借来一把锥子,钻开,用纸捻子穿过去,书就装订好了。

课本上完了,老师叫了几个学生,上来办公室把自己制作的《数理化自习丛书--数学》拿到教室,把借来的书还给温宝中,其余人手一本发给学生,老师自己留了一本。老师就用这本蜡印复习资料给我们上复习课。他每天都要去柳霞旁边站一会儿,弯腰指点,或者拿起她的草本看看。

数学老师课上得好,赢得了学生都爱戴,但个子不高,长得不好看,脸上坑坑洼洼,赢不得女人的心。学生中有人传言,他想培养柳霞,让她考上学校,再和她找对象。那时候,有这样的例子。男老师找不到有正式工作的对象,就培养聪明漂亮的女生考学校,做预备对象。

然而遗憾的是,柳霞根本不念书。学生们传言她和一个社会上的人找对象。那个人是这个学校的上一届毕业生,人长得瘦瘦高高,面貌英俊。

有一天下午,那个男生来教室里找柳霞,站在我们教室门口。学生们好奇地看着他,他撩起眼皮打量着教室,神情冷冷,目光冷冷,不像来找女生,像来寻仇。看见他目光的学生,都感到骨头里冷森森的。班里有和他一个村的学生,叫李丁,他说:他就这样子,从来就没见过他笑。当初在村小学里,大家都怕他。有人问他叫什么?李丁说:马小飞。

距离毕业剩一个月了。一个星期一,我们来了学校,几个住校生们围拢过来,窃窃查查议论。她们说,昨天下午她们来学校后,宿舍门被撬开,她们的床单角被撕开口子挂在玻璃上当窗帘,床单上有红色污渍。校长也闻声而来,随着大家的指点看着窗子,看床单。然后一言不发地走了。门房老赵的婆姨来了,和这个低声,和那个附耳,最后星期天到底谁来过这个宿舍,大家心照不宣。

这事过后,数学老师再也没有停在柳霞面前指导她做题。本来他很幽默,上课常能逗笑我们,那之后,直到毕业,他都没有再和我们开玩笑。

很快,我们初中毕业了,大部分各回各村,班里只有七个考上高中的,我是其中之一。柳霞没考上。我们不断听到她的消息。听到她要和马小飞结婚,她父母不同意,但是没挡住。也有人说,柳霞后悔了,但是摆脱不了马小飞。总之,柳霞要结婚了。结婚那天,她父亲愤恨地在院子里烧了一叨纸,这是最恶毒的诅咒。马小飞家也没做事务,马小飞的父母贫穷衰老,在给三个儿子结婚成家后,再也没有一点力气顾这个小儿子。柳霞跟上马小飞住到他家里就算结婚了。村里很多父母都羡慕,说马小飞有本事,不花一分钱就领回媳妇来了。马小飞的父母却羞赧,蜷缩在土炕右,小两口恩爱,搂抱在土炕左。连一床新铺盖也没缝。勇敢地、不顾一切追求爱情的柳霞,结束了养尊处优的闺阁生活,跟上马小飞,开始了新婚生活。

隔一段时间,我还会听到柳霞的消息。说她婚后没有了以往的风度,开始喂猪喂鸡,衣服还是做闺女时那些旧的,且常点点画画不干净。又说马小飞天天打她。她从不出门,人们偶尔见她,都是鼻青脸肿的。

我们那届毕业后,数学老师调到城里,那是

全县最好的学校,有两层教学楼,有宽阔的

校园,待遇也不错。他也很快结婚了,找的

个医生,听说长得很丑。

多年后,我师范专科毕业也辗转来到了这所学校,和数学老师搭班,在一个办公室。人们说,数学老师的老婆接生,他常等在外面,等她接产后接她回家。我后来生孩子,数学老师的夫人是我的接产大夫,见了面,觉的她没有想象的难看,虽然没有大花眼,皮肤也不白,但是五官搭配和谐,看着舒服。她已是全县著名的产科医生。

一次说起活着的意义,数学老师说:我们夫妻俩活得最有意义,她迎接新生命的到来,我再教那些孩子生存本领。

我们常说起以往的事。中考复习,我们给学生发复习资料,我和他说起油印的那本《数理化自习丛书》,他沉默良久,庄严地说,很怀念那时候,那股子劲,那种纯净。

有年秋天,又迎来了一届新生。报道时,送新生的家长里边,有个中年女人,很像柳霞。她站在那里安顿自己的女儿。我走近,果然是,和她打了招呼。她认出了我,稍微露出不好意思,很快就正常了。她依然漂亮,只是眼角有了细细的皱纹,显得成熟稳重。

回来办公室门口,看见数学老师正在远远地看着她。柳霞感觉到了,转过头,看着数学老师,然后走过来,大大方方地和数学老师说:“王老师,我的孩子又来麻烦你了。”

“我就是专门让你们来麻烦的。”数学老师幽默地笑着说。

“不过,她比我强,爱念书。”

“那就好,我就喜欢爱念书的学生!”

“我回去了。孩子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“放心吧!我们会尽全力的。”我说。

我常在办公室看见柳霞的女儿,她是数学课代表。她皮肤微黑,身材高挑,长得更像马小飞。她后来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师范大学,那曾是我的母校,后来大学扩招,升级成本科了。

再后来,我去支教,又回到我念初中时的村子,念初中时的学校。柳霞的丈夫当了村支书,带领群众种果树、核桃树,种大棚菜,发展养殖业,走上了致富路。他自己也致富了,修建了漂亮的二层楼房。有人传言,他在省城也买了房。对待妻子,马小飞是全天下最温柔的丈夫,从不说一句重话。村子里夫妻吵架,打了老婆,马小飞绝对要臭骂男人不是男人,只能算圪渣老鼠。

那年正月,我看灯,遇见柳霞和马小飞也看。柳霞穿着新羊毛呢大衣,皮肤白而细嫩,气质优雅。马小飞在一旁,样子很深沉,他看妻子的眼光都是宠爱。我说看完灯别回,来家里吧,柳霞说,不回了,在娘家住。

我会心一笑。

有老师和数学班的故事吗3

我是数学老师,但我非常喜欢心理学。私下看了许多心理学的书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心理学方面的书,你是一辈子也看不完的。处处都有心理学,行行都有心理学,及专家学者的各种研究,古代心理学,当今潮流下的心理学。还有什么变态心理学,犯罪心理学等等。

我自己理解的心理学是这样,人的心理就是浩渺的太空,很容易迷失。你自己的认知方向,在浩渺的太空中不停的寻找方向,由于太大,有时会不知所措,困惑,迷茫,一旦选错,就会造成很难挽回的致命损失!好多人至今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。比如说[人的成长是心理的成长]现在大多数人并不认可。也无法理解。

人的成长不是生理上的成长。而是心理上的成长。生理上出现问题,是次品。心理上出现了问题是废品。一个有心理问题的人,即使你把他培养成博士,终会有一天会出现问题的。心理疾患,相当于不定时炸弹。不知何时暴炸,但一定会暴炸。有一家长,把儿子送到美国读博士,家长很是欣慰。正促在孩子读完博士后回国之时,孩子因一件小事与老师意见相反,结果做出过激行为,把老师杀了。这就是心理疾患的牺牲品。

心理疾病,并不多,但致命。在学生心理咨询中,感觉占百分之一左右,一个班可能会有一个,或没有。

心理疾病,很难治愈。原因是心理不正常的根源是认知出现问题,要想解决心理问题,需要花费大量时间,寻找你第一次在认知上是怎样迷失的,理解的,你怎样接纳的,这是一个漫长的,细致的,耐心的,几乎没有效果的工作。所以要患者努力回忆小时候的某些事,某些氛围,某些情境,当时是怎么想的,给自己留下什么阴影?好好的年华,都浪费在这种给自己留下阴影的回忆中,这种阴影即使找到,也很难根除。因为它已经变成了自动化,不受你的阻挠和控制!

我于1991年,参加了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组织的《心理咨询与治疗》的短训班,一年。并获结业证书。之后于1992年,在学校成立了《心理咨询处》,那时应该是吉林省第一家。纳入吉林省教育科研课题,并为学校获得经费。

今后我还要和大家聊心理学的故事。

很赞哦! ()